首页 > 新能源 > 正文

河北农村新能源供暖推广难

2020-08-31 19:06:36 

  南皮县康官屯村村民张泽浩在擦拭地源热泵设备。“一摁开关,一会儿屋里就热了,别的啥也不用管。”张泽浩说。 杨倩摄

  跟燃煤取暖比,新能源清洁卫生、热效率高,可谓优点很多。但在新能源供暖方式推广中,很多农民还是难以接受。

  成本高,装不起

  “这东西好使,点火就着,不冒烟、来热快……”曲周县槐桥乡崔赵庄村的刘玉生,对生物质燃料炉赞不绝口。

  “你咋不说用起来还贵呢?”来他家串门的一个邻居说,河北薪火新能源科技公司在他们村推广生物质燃料炉时,现场演示了种种好处,还承诺头两年买生物质燃料给很大优惠,他也心动过。但考虑到这种优惠不会太长,盘算了一下实际成本,最终还是没有安装。

  这位村民算了一笔账:“生物质燃料炉市场价1200块钱,燃煤炉则是800块钱;一吨生物质压块市场价500多块钱,比八九百块钱一吨的标煤便宜很多,但又比一吨400多块钱的散煤贵百来块钱。时间长了,多不少钱呢。”这位村民说,“咱都是种地的,赚钱不容易,平时一分一毛都得精细着花。”

  “现在厂家对购买生物质压块的优惠取消了,可煤价一个劲儿地跌,算来算去,还是烧煤便宜。”刘玉生说,他们村200来户,有90多户安装了生物质燃料炉,现今儿有好多户都改回烧煤了。

  近年来,曲周县在崔赵庄等5个村推广生物质压块采暖炉,效果都不太理想。

  “成本高,是新能源推广难的主要原因。”曲周县新能源办公室主任李春祥说,在新能源采暖方式中,生物质压块采暖算是最便宜的一种,不算炉具的话,一个采暖季使用的生物质燃料,也就比烧散煤贵几百块钱。“可是,只要有更便宜的选择,老百姓就不愿意使用生物质压块。”李春祥说。

  推广生物质压块遇到了阻力,那么,在推广地源热泵、太阳能采暖方式中,情况又如何呢?

  南皮县马四拨村马宁家是该县农村第一批使用地源热泵系统的农户。他家有5间房,面积有130多平方米,用的是最小型的地源热泵系统。“总共花了四五万块。”马宁说,“但用起来比较省钱。以前烧土暖气,一冬下来,怎么也得3吨多煤,差不多4000块。用地源热泵供暖,一个冬天电费也就2500多块,屋里也比较暖和;夏天只开水泵,不用机组制冷,屋里温度就能降到22摄氏度,也费不了多少钱。”

  青龙祖山镇牛心山村的村民张立东,在自家200平方米的新家,安装了“四位一体”太阳能多功能互补采暖系统。这套系统由太阳能热水供暖、集热墙热风供暖、隔热保温材料、节能炉四大系统组成。“总共花了三万多块,贵是贵了点,但运行起来不怎么花钱。白天有阳光的时候,光是靠集热墙的保温作用,就能使室温上升4℃至6℃。”张立东说。

  地源热泵和太阳能采暖方式,前期投入较大,但后期运行成本低。但是,几万元的前期投入,仍然让大多数农民难以接受。几年来,在这些地方试点推广的统计数据也证实了这点。至今,南皮县只有60多户村民安装了地源热泵系统,而青龙只有15户村民安装了“四位一体”太阳能多功能互补采暖系统。“这么高的安装费,在农村都能盖几间房子了。能安得起的人,不是做买卖的,就是有孩子在城里上班给装的。”一些村民说。

  不认识,难接受

  河北薪火新能源科技公司在曲周县4个村推广生物质燃料炉,但效果并不理想。“很多村民没有充分认识生物质压块的好处,还是存在‘煤依赖’思想。即便我们大力宣传鼓动,他们也不愿尝试新东西。”公司总经理谢志峰说。

  谢志峰讲了一个故事。推广时,有个老人对生物质燃料炉很好奇,问:“这也烧煤吗?”谢志峰说:“不烧煤,就烧秸秆压块。”老人看着长条状的秸秆压块,质疑这好像是木头,真能顶煤吗?谢志峰解释,这是将秸秆通过高温高压压缩而成的,热量不比煤少。老人咕哝着说,不会是骗钱的吧,摇着头就走了。后来,随着一批生物质燃料炉的投入使用,这种质疑才少了。“不过,现在又有人怀疑我们会在压块中掺杂沙子和泥土。”谢志峰苦笑着说。

  “其实这是正常现象。对于自己不了解的新事物,人们往往会抱着怀疑和排斥的态度。在农村,由于经济落后、信息闭塞,农民害怕上当受骗,对新事物敬而远之的问题更加突出。这就需要我们加大宣传和示范力度,逐步提高人们的认识。”李春祥说,为了使广大老百姓认识生物质压块采暖的益处,今年10月底和11月初,他两次带队去了白寨乡王村,向村民现场讲解相关知识和带来的好处。

  “村民看稀罕的多,真正安装的少。”李春祥说,“有些村民还是愿意烧煤。我们就给他们讲,现在有些煤烟尘多,气味呛人,还容易煤气中毒。但多数老百姓说,都这么多年了,一直在烧煤取暖,平时多注意就不会有事了。可惜的是,不管怎么宣传,老百姓还是不愿意接受。”

  跟生物质压块采暖炉比,“四位一体”太阳能多功能互补采暖方式结构较为复杂,技术性强,让村民了解起来更困难。秦皇岛市新能源办主任刘爱民说,他们曾为感兴趣的村民举办了相关技术和知识培训,尽量用通俗的语言讲解。培训结束后,还收集了村民的书面建议和意见。没想到,一名老人问:火炕怎么弄?搞得他们哭笑不得。

  “现在农村老人和妇女多,他们知识水平不高,接受新事物的难度很大。有些在城里上班的年轻人,非常想为在农村的父母改善采暖条件,但由于老人不了解、不接受,最后不了了之。”刘爱民说。

  在生物质燃料炉推广整体不理想的情况下,曲周县的王庄村却一枝独秀,全村150户家庭中已有119户安装了生物质燃料炉,有望在几年内成为曲周首个告别煤炭的村庄。

  “我们信任中国农大,要不我们才不用生物质燃料炉呢。”王庄村首批安装生物质燃料炉的王银芳说出了原因。

  原来,由于治碱,曲周跟中国农大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中国农大教授石元春的牵头下,当初的治碱重点村王庄成为中国农大生物质压块燃料的推广基地。中国农大联系厂家,为村民提供500元一台的优惠炉具,还帮助村里建起了生物质压块加工厂,并积极宣传新能源的诸多益处。

  “不用不知道,用起来才知道,这东西很好使,屋里的温度比烧煤还高五六摄氏度呢。以前,小麦、玉米、棉花秸秆都觉着没用了,不是堆在街里,就是在地里烧了。现在好了,都卖给加工厂了,一吨100多块呢。”王银芳说。

  “王庄村的案例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农民不愿用新能源,除了成本高外,深层次原因就是对新能源的不了解。”李春祥说,“只有进一步加大宣传、试行、推广力度,让村民充分了解新能源带来的方方面面的好处,才能有效改变农村传统能源结构。”(记者 贡宪云 杨倩 吴永哲)


潮流音乐 www.238dj.com
关于佰乐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佰乐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