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日报社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旅游>>正文

社会的叛逆,时代的斗士

2020-01-11 02:44:00 字号:

id="">红楼梦是一本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其中形形色色的人物无不栩栩如生,他们是社会的叛逆,时代的斗士,在晚清社会吹响了反封建的号角。在中国两千多年的男权社会该歇歇了,被压迫的女孩们啊,确实是你们独撑起另一片蓝天的时候了。

要在封建色彩根深蒂固,科举功名盛行的观念下产生反抗传统主流的思想,难度可想而知。主人公宝玉却难能可贵,他厌恶贾雨村等沽名钓誉之辈,不满宝钗仕途经济之说,独爱黛玉出淤泥而不染的灵慧可人。木石前盟的前世今生让他摈弃金玉良缘的定论。但又不得不迫于两人间无法跨越的鸿沟------整个封建礼教残酷的压制。他们肯定挣扎过,哭过,最后一个香消玉殒,一个遁入空门,又为何心事终虚化?

她,用纤弱的双手抚揉这那刚韧的琴弦,除了宝玉外,无人听她细细的诉说,但她的心思连爱人却也无法完全听懂。于是她心焦悲叹,终四弦一声如裂帛,化为冷月下一缕花魂。幼年丧失双亲,寄人篱下,孤苦无依,外祖母的爱是弥补不了内心无法愈合的缺口的。她还小,却过早的负担了太多难以承受的痛苦。她的性格中虽然存在着叛逆因素,但也并不是说她就一味地与封建阶级抗争。在宝玉的叛逆思想与封建传统观念冲突,矛盾最激化的时候----宝玉挨打时,黛玉却在宝玉被打后劝她:“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在黛玉性格中,封建传统观念是与叛逆因素并存的。,这也注定了她的悲剧命运。她一定幻想过若即若离的爱情,她向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理想世界,然而这仅仅是个幻想。黛玉是任性、多疑、敏感、小心眼的。但她正是用她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反抗封建礼教的束缚的。

心中的郁结始终找不到法子打开,恍惚中她打开了箱子,那两条旧怕子卷入眼帘。唉,宝既然知她心思,又何不为他们的未来努力呢?这无休无止的等待又有什么结果呢?“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当自己的花容月貌不再时,他会不会移情别恋呢?伴着灯光和月光,有夹杂着几声断断续续的咳嗽,她心事重重的休憩下了……

殊不知在这月光下,另一位白皙丰润的美人儿也在叹气。她从小在官宦家长大,见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受了父亲“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训导,她养成了处事稳重,有才不漏的大家闺秀之态。她当然明白宝黛自小处在一块儿,情谊非常人可比的境况。同时她也发现了黛玉的致命殇:林妹妹自恃才高,喜欢孤芳自赏,与上级和下级处的一般,又爱耍小性子,言语中难免有刺儿,可她却颇得人心。她关爱黛玉,在妹妹生病时嘘寒问暖,送上珍贵的燕窝,又循循善诱黛玉要以正经事为要理,她们的嫌隙也免了一半。可是,当真爱来临,一切不都应顺其自然吗?她怕妹妹受伤,可也想为自己活一次。“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是为数不多的精彩写照。宝钗很少直接宣扬和维护封建礼教,而是通过她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为反映她的真实个性。

脖子里的金钗又明晃晃的呈现在眼前,“需得配个有玉的人家才好呢。”的宿论又让她再次闪起希望。眼前的灯光忽明忽暗,好像是她的前途虽渺茫但又不无期待,渐渐的,她变得勇敢起来。回忆起扑蝶的那一幕,此时此刻她的罪恶感更重了。颦儿,不是姐姐不爱你,只是宝玉的叛逆性格如此,要是你放纵了他,那么老太太和太太怎么办,贾家的门楣又有谁来光耀呢?我不会介意宝玉心里最深的一块是留给你的,但可否请你舍下小我而完成大我呢?唉,也许太自私了吧,爱情是他们生活意义的全部啊。宝钗忧心忡忡的勉强睡下去了。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啊,安详的听了宝钗的独白,可能也要落下泪来吧。

那位佩玉的公子哥儿却浑然不知,“女儿是水做的肉”是他的座右铭,几乎大观园里的每个姐妹他都爱:黛玉的卷烟眉,宝姐姐的圆润,湘云的快嘴儿,晴雯的一股子叛逆以及袭人的乖巧都让他赞叹,可独钟爱的只黛玉一人。词中说他:“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其实就是说他不肯“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不愿走封建家长为他规定的读书应举,结交官场,遵从礼法,经帮济世的人生道路,而是鄙视功名利禄,厌闻“仕途经济”的学问。他把封建统治者奉若神明的儒家道学批评的一文不值。史湘云劝他:“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宝玉听了十分逆耳,忙说:“姑娘请别的妹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贾玉玉的叛逆精神不仅表现在他坚决不肯走封建主义人生道路,还表现在他对“男尊女卑”的封建传统观念大胆地提出了挑战。:“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为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得浊臭逼人。”但毕竟,他的思想还是有一点狭碍的。例如,他不敢与封建制度彻底的决裂;他从来不敢和封建家长正面发生冲突,对抗比较消极;还有当他苦于找不到思想出路时,就产生了想死,想“化烟化灰”的虚无空幻的思想。可他对黛玉的爱太过隐晦,也受到了较大的阻碍。最后,在一个悲喜交加的夜晚,一个在火盆的诗影中悲惨的死去,一个在掀起盖头的一刹那噩梦惊觉,万念俱灰。

封建礼教不会让羸弱的黛玉与承载这家族复兴大业的宝玉共结连理的:一则黛玉不是个有寿的,二则她心太细,难讨众人欢心,三则可能会没有子嗣,四则怕宝玉读书会分心,重操旧业,五则金玉良缘之说,六则宝钗落落大方实为罕见,七则恐要门当户对才好,八则老太太,王夫人,凤姐偏向所趋……木石前盟也许只是讹传罢了,哪有宝丫头的金锁压得住啊。而此时的黛玉只是一个累赘罢了,除去一副空皮囊外,没什么实用价值了,多的只是烦心而已。当祖母慈善的面具撕开后,昔日的老太太也转为了凶神恶煞的刽子手。她要的是贾家兰桂齐芳,中道复兴,宝黛的挣扎越是厉害,对他们的镇压就越强。小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而王夫人的目的则更明确些:黛玉不是自己面上的,终究是外人。何况宝钗是自己嫡亲的外甥女儿,亲上做亲岂不好?外加上袭人的体贴听话,娘儿三人总敌得过一个玩世不恭的宝玉吧。自己也不用成天为珠儿的死唉声叹气了。在层层的如意算盘中,个人主义与剥削色彩一展无疑。

当然,不仅是大丫头们写的奇,小丫头们更是写绝了,她们受的伤更深,反抗更厉害,活在了我们心里。

本书中最亮眼的小丫头形象就属晴雯了,她的死就是对整个大观园内肮脏腐烂的本质的控诉与痛斥。曹雪芹说她“风流灵巧招人怨”,但在书中却没正面提及不妨来分析一下:晴雯的人际关系还好,那么她最有可能与谁结怨呢?没错,应该是袭人。晴雯最初侍奉贾母,因为她心灵手巧,美丽活泼而指入宝玉房里服侍,自然比别的丫头好些。而袭人侍奉过王夫人,湘云,虽略得欢心但也没什么特殊的,只是一个普通丫头罢了。晴雯长的和黛玉一般的花容月貌,性情刚正不屈,大受宝二爷喜爱,她必然成了袭人嫉妒的目标。当宝玉入太虚幻境后和要袭人初试云雨情时,袭人答应了,一则提升在宝玉心中的位子,二则巩固自己的地位。若换了晴雯,她一定会不屑一顾,痛斥宝玉下流的。所以,从种种迹象来看,我们可以判断出晴雯被王夫人赶走可能和袭人的告密有关。

当然了,即使袭人没有告密,晴雯的结局也不会好。试想宝钗当了二奶奶后,她怎么可能让一个“狐媚子”来“诱惑勾引”宝玉而影响他的仕途经济呢?就算是黛玉,也留不下她的。黛玉心窄,晴雯也是受不得一点点的委屈。两人难免有口角,宝玉当然会舍晴雯而保黛玉了。因此不管怎么说,这个人物从一出场就注定了悲剧命运,她的傲气注定要在“只有门前两个石狮子干净”(柳湘莲云)的贾府给消磨摧残了。但是无论如何,她反抗的比探春激烈,死的比黛玉轰轰烈烈,活的更是比袭人真。

不得不佩服曹雪芹精巧的构思,除了几个大人物外,那些个奴才丫头们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比方说焦大,他是宁府里的老奴才,当看到老太爷的子孙在干点男盗女娼的浑事后,他为老太爷痛心疾首,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扒灰的扒灰”的丑恶现象和在走下坡路的事实。但人们听到后,不是在自责反省,反而是用卑劣的手段掩盖真相,继续维持着这虚假的繁荣。唉,这难道不是一件极其可悲的事情吗??

再者说来,像傻大姐:她粗苯呆傻,是典型的被剥削人物,可却是本书的转折人物。先是捡到绣春囊,再是无意见给蒙在鼓里的黛玉讲出宝玉娶宝钗的实情。从另一个侧面来讲,只能借助这么一个傻丫头来揭示真相也暗示了贾府中封建势力的坚不可摧。结果么就是苦绛珠暗恨离世,万艳同悲了。

当时封建社会已不可避免的走上了下坡路,贾府的落败就是当时社会的象征。单单的男权社会以不能适应生产力的发展需要,我们要的是创建一个文明向上的社会,没有了剥削,消灭了等级观的社会才会避免这样的人间惨剧。作者通过隐蔽而高超的艺术手法,别出心裁地或者进行指桑骂槐、偷梁换柱的丑化和诅咒,或者表达痛心疾首的悼念和缅怀,我们或许可以看到,一个或者几个经过“一番梦幻”后的饱学汉人,正噙着两眼辛酸泪水,以一般人难以理解的曲笔深文,编写着这部艺术精品。

关于这本书,我只能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吧。有的说是反封建的前奏,有的说是纯粹的爱情剧,也有的说文学价值高,语言精炼隽永,诗词歌赋写得好……对于这本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我们不用强求一致,求同存异的心态才好呢。必须明白的是,它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反复品读,品读那份纯真的感触吧,那应是发自肺腑的慨叹,让我们向曹雪芹致敬。

江苏省天一中学高三:林胜烨


相关阅读:
海外电影 www.200121.com